前滩推荐 竺培楠:1850年前后的宁波

当前位置: > 宁波新闻 >

  我从资料中找到,这个音乐叫英国大本钟音乐,也叫威斯敏斯特和声,或西敏寺乐曲,也即威斯敏斯特教堂音乐。很多家庭客厅豪华立钟敲的也是这乐曲。它也有歌词:“即将开始的一个小时,愿上帝引领我。借你的能,将不会跌倒”。

  中国的城楼上住着一位西方的上帝,如果地下有灵,北宋王安石将在九泉之下第一个笑掉大牙!

  中西合璧的鼓楼修造者即是清朝道光年间宁波知府段光清。因为诗句“谯楼鼓角晓连营”,宁波鼓楼历史上又叫“谯楼”,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传统式建筑。它始建于唐代,是明州刺史韩察所建,有1100年历史。城楼上设有刻漏和更鼓,日常报时,战时瞭望。王安石当鄞县知县时,还为鼓楼的刻漏写过一篇文章《新刻漏铭》,文中有句“其政谓何?勿棘勿迟。君子小人,兴息维时。”

  王安石在鄞州时颇有政绩,时时提醒天下后世的当政者万万不可懒政,万万不可庸政!北宋明州知州舒亶也有诗赞美,“郡楼孤岭对,市港两潮通”,楼即鼓楼,岭即镇明岭。诗句描绘了唐宋时期宁波港口城市的安详与华贵。

  段光清总体上是一个传统儒家思想浸透的官员。虽然不排斥西洋文化,但是对洋大人在宁波的胡作非为是十分感冒的,对洋人入侵中国也显得无可奈何。可是他主持修建的鼓楼,无论建筑外观样式还是文化内涵都无意中糅合了中西文化,乍一看不中不西,细想想不伦不类。

  他在奉化城郊农民抢水源破坏锦屏山风水案中提出“水利为重,风水杳茫”的观点,还自掏腰包,带头发起水利公益事业。但对奉化县城的局促街巷和民众的封闭落后又感到可笑。他说“天下县城必有茶馆、酒馆、土娼,惟奉化无之”。

  他归乡后写下《镜湖自撰年谱》,详细记载了为官一生的史实。因政绩突出,最后官至浙江按察使。段光清当政鄞县知县、宁绍道台加起来不过三四年,但是他提拔到杭州后却与宁波结下深厚的友谊和人脉。

  陈鱼门,著名的麻将发明人。又叫陈政钥,富有、悠闲、买办、捐官、公益,这是陈鱼门的形象。陈鱼门的朋友全是美英法的领事、税务司、传教士、舰长、洋枪队。最要好的朋友叫夏福礼,是英国驻华领事。

  夏福礼平日与陈鱼门打麻将,夜晚写报告《关于太平天国军在宁波的报告》给英国政府。现在看来是客观的。马克思应该看到了夏福礼以及其他传教士的报告,对太平天国印象骤然变坏。

  看陈鱼门故事全是这些洋大人的故事。看段的日记却几乎不见一个具体的洋人,不是段没有与洋人打交道,而是段不屑记录如此劣等民族。

  如果不是文献确实记载,徐时栋与陈鱼门的做派仿佛隔了一个世纪,完全是二个时空的人。

  他的著作诗词中找不到一丝一缕赞美式语言的西洋文化影子。唯一记载洋人的地方,好像宁波黑水党杀英军“鬼头”一事来自他的记录。他创作的《鬼头谣》《乞儿曲》记录的是英法联军占领宁波时期悲凉的境象。“西夷据城七八月,郡中乞儿益穷饿。”“吁呼嗟,今奈何,街寂寂,可张罗。旧门户,墙嵯峨。”

  他天天呼吁文化强国、文化强市,并身体力行。他拉着陈鱼门造桥铺路做慈善,陈鱼门是为了捐候补,他却是要扭转世风。他相信宁波有龙脉,脉出鄞江,他与他父亲的坟墓也选择在鄞西山岙。

  段还应该认识著名的洋人宁波海关关长赫德。赫德1854年来宁波,在宁波虽也只有五、六年,但是他1861年任职于上海的中国总税务司,小兄弟全在宁波,天天往宁波跑。总税务司1865年才从上海迁往北京。

  中国第一次参加费城博览会,派的人是宁波海关一位年轻职员。宁波人骄傲啊!这事全赖英国人赫徳推荐了他在宁波海关时的老部下李圭,李圭参加了万国博览会。

  李圭这人也传奇,参加过太平军,又加入了洋枪队,外国人讲究英雄不问出处,后来到浙海关赫德手下做翻译。这事段光清不一定知道,知道了也不感兴趣。陈鱼门肯定津津乐道,但是他碰到徐时栋一定咬牙不会提及。

  有十多部日记、报告、影集描写的全是宁波风情。如英国传教士美魏茶写了本《宁波七月记》。约翰▪汤姆生应邀来宁波拍了大量照片。

  图13  1872年约翰▪汤姆生在《中国与中国人影像》拍摄的宁波风景及人文

  英美法传教士在宁波建了不少的教堂。办了不少新式学堂,如三一中学、崇信义塾。还创办了教会医院,如华美医院。

  段把胡某故意诬告一个正常商人是太平军并借机敲竹杠的事也记录在日记中。胡雪岩是一个会来事的人,看似八面玲珑,却常从中作梗。

  段在宁波时,王有龄曾是杭州知府。后来王的职务也高出段一截,刚好压制段。段与王在浙江官场也是面和心不和,相互龌龊。太平军1860年围杭州,作为按察使的段抵抗无方、临阵脱逃,被朝廷撤职。王有龄按兵不救,却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段光清多年政绩难抵守城之责,虽八方努力,仍旧削职为民。王却升官为浙江巡抚。

  胡雪岩、王有龄是左宗棠一线。左宗棠与李鸿章水火不相容。左宗棠得依靠胡雪岩采办军粮与军火。因为国库空虚,所有军费只能赊账。由胡雪岩出面向洋行借。洋行只肯借给胡雪岩,不肯借左宗棠。左宗棠借军费干的是正义事业,打击新疆叛乱分子的阿柏古,平息国内的太平军、捻军、回民。

  外国资本一直在等待时机!负债率过高的胡雪岩居然自不量力与洋商竞争蚕茧生意,盛宣怀与汇丰银行配合默契,给予致命一击!

  胡雪岩虽然依附于杭城的政要,但是釆购粮食军火只得常常跑到宁波来。谁让宁波的发展比杭州快呢。他讨好法国驻宁波舰队军官徳克碑和法籍宁波海关税务司日意格,除了采购军货外,还组织了“常捷军”洋枪队去保卫杭州。

  清政府允许天津、上海、宁波、福州、广州五城市开放。1842年宁波作为五口通商口岸迎来了发展的高潮,1844年1月正式开埠,从此工商业异常繁荣。形成了钱业、典当业、粮食业、鱼业、药业、南北货业。钱庄因商业繁荣而发展,很早采用了“过账”制度。宁波人创造了南号与北号。南号十户,北号九户,自备船130多艘,平均每户六、七艘。其中李也亭的宝顺号还配备武器。

  因为太平天国运动,长江水道中断,宁波成了全国药材集散中心,药号林立,资本总额在500多万两。北京同仁堂,天津童涵春等在宁波长年坐庄办货。就连大烟馆也有30多家。

  英美洋行有旗昌、逊昌、源昌、广源等,1861年成立了以英人费士莱和华为士为税务司的浙海关。大小报关行三四十家。大轮船公司有太古、招商局、三北等,海外贸易与广州一拚,远胜上海,中日贸易居全国首位。1688年在日本长崎港的194艘轮船中属宁波的有32艘。开埠头四个月,税银达16000两。第一年白银达50万两。1863年,宁波港进出口总值2300多万两,进出口船只3200只,吨位50多万吨。

  导致宁波停滞的主要原因是上海的崛起,1870年以后上海后来居上,杭州也凭借行政权力拔乱反正。所有的徽州茶贸易都转到了杭州,一半以上的鸦片生意也转到了杭州,一年减少300万海关两。温州也转移了相当部分棉织品、毛织品生意。江北的崇信义塾创办于1845年,因为发展需要,1867年迁杭州,变成求是书院、之江大学,又后来变成浙江大学。浙江海关也迁杭州。

  1872年,宁波的进出口额下降到1790万两。1901年进出口贸易占全国2.5%,到1911年降为1.96%,到1931年更是下降到1.12%。(现在宁波进出口总额占全国3.5%)。

  王有龄步段光清后尘,仅过一年时间也因抗太平军不力怕追责,于1861年上吊自杀。胡雪岩与左宗棠二人同年患“抑郁症”死去,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倒是汇丰银行买办席正甫从1866年开始全面转型,他家三代人控制上海外资银行150年,是中国版的罗斯柴尓德家族。

  如果以30年为一代人,1890年开始,无论是杭州还是宁波都开启了新的一代。只有上海在后来的150年里始终保持蒸蒸日上的态势。宁波繁华不再,宁波商人审时度势渡过杭州湾去上海发展。宁波帮开始涌现出叶衷澄、严信厚、李也亭、朱葆三、虞洽卿、王才运等新一代商人。

  不中不西的宁波鼓楼,你的门前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不知多少人关注过你的华夏身躯,洋式的外套。

| 技术支持
ag真人注册,ag真人注册官网,ag真人注册网址眼下场场丢球显然就不是一两个人的责任而是在整体上出了问题没有适应新的发展情况过去暴露的问题迟迟未能得到解决否则也不会和上赛季有如此大的差距了
微信在线客服   加图先生在线客服